新官不理舊賬 企業討債幾多難

企業   來源:莞訊網  責任編輯:百花殘  2020-01-20 12:15:27

  編者按:
 
  春節臨近,清欠工作再次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問題。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對清欠工作高度重視,各地先后出臺了系列治理清欠方面的文件。立足全面深入推進治理農民工欠薪工作,維護農民工的合法權益,本報今起推出企業、個人清欠難題系列調研報道,敬請關注。
 
  政府、國企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已成為當前部分地區市場經濟秩序紊亂、經濟活力不足、營商環境受損、政府公信力下降的重要原因。國家對此高度重視,2019年以來,全國各地都在開展清欠工作。2020年1月8日,國務院常務會還就進一步做好清理政府部門和國有企業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工作進行部署,要求堅決有力一抓到底。
 
  記者近期在吉林、陜西、內蒙古等地采訪發現,地方采取了多種清欠舉措,清欠工作穩步推進。然而,在此過程中,也有個別地方政府、國企工作方式方法不妥當,有的新官不理舊賬,有的一味拖延推脫。臨近年底,難要的債讓部分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處境艱難。
 
  采訪中,大部分受訪企業家都表示,選擇承接地方政府或國企的項目,是因為覺得政府、國企做甲方最“靠譜”,項目干了就有保障。
 
  陜西國鐵橋梁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陳玉遠說,“政府或國企作為項目甲方,不存在破產、跑路的情況,同時很多項目有專項資金支持,或者有地方財政作為保證,看上去風險更小。”
 
  2012年,內蒙古呼倫貝爾中超房地產開發公司承接了鄂溫克族自治旗馬文化產業園項目。公司總經理王瑞鳳說:“這是旗里力推的項目,政府授權委托旗國投公司為項目發起人、項目回購方代表,我們覺得與政府、國企合作肯定沒問題,通過項目法人招標程序簽約后,立即投資開始建設。”
 
  然而,陳玉遠的公司,在完成了陜西醫藥控股集團的富硒苦蕎基地項目施工后,被甲方拖欠施工款項460萬元;王瑞鳳所在公司承接的項目,僅一期工程獲得部分工程款,但仍有近7000萬元被拖欠,二期工程更是被拖欠多達1.77億元。
 
  一位政府工作人員向記者透露,一些政府項目在立項階段并未獲得專項資金支持,而是一邊推進工程一邊申請,最后很可能項目干完,資金卻沒有著落。“企業所認為的保障,可能只是空中樓閣。”這位工作人員說。
 
  西安市某建設總公司就遇到了這樣的問題。2015年該公司承接了陜西某縣的一項以“中省資金”為項目資金保障的老舊鎮區街道改造項目,但2016年工程驗收后,當地政府至今仍未結清2000余萬元的改造款項。
 
  “要錢的過程中,我才知到所謂的中省專項資金,當地只申請到100多萬元,企業干得越多,虧得也就越多。”該公司負責人說。
 
  記者采訪發現,很多民營企業向部分地方政府、國企討債過程中,遭遇重重困難,個別地區和國企的態度、做法讓一些企業家心灰意冷、有苦難言。
 
  ——新官不理舊賬,有人要債被趕出會場。
 
  一些民營企業向記者反映,在向地方政府、國企主張債權時,會遭遇新官不理舊賬的窘境,有的企業股東在座談會上提出還債訴求時,竟被趕出會場。
 
  西部某省一家企業被地方政府拖欠賬款,多年來政府多次換屆,企業多次催要卻仍未獲得足額清償。2018年11月,這家企業負責人被當地政府叫去參加座談會,主要討論讓該企業以優惠價格提供回遷房。當時的錄音顯示,一名企業股東在會上提出把欠款問題一并解決,卻被一名領導當場呵斥制止,并被趕出會場。
 
  記者采訪發現,不少地方一旦主要領導干部崗位調整,前任手上的欠款就成了“燙手山芋”,個別后任推動還款積極性不高,企業不堪其苦。
 
  2006年,內蒙古宏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被呼和浩特市回民區政府招商引資到當地進行房地產開發。根據雙方協議,區政府承諾在土地價格方面給予優惠。但當宏泰公司足額支付費用后,隨著項目期內回民區政府換屆,有關資金被拖欠多年。
 
  宏泰公司監事侯鵬說:“這么多年,回民區換了多任區長,從來沒有一個人對還錢給出明確答復,閉門羹、逐客令,不知道吃了多少次。”無奈,2017年宏泰公司以一期項目被拖欠1370多萬元為由,把區政府告上法院。經法院調解,雙方達成了調解協議,但區政府僅按協議支付了400多萬元,剩余的900多萬元至今未付。
 
  “目前,一期的900萬元我們已申請法院強制執行。此外,二期、三期按約定應退還、返還的款項,我們也于2019年2月向呼和浩特市中院提起了訴訟。”侯鵬說。
 
  記者采訪了解到,2020年1月13日,呼和浩特市中院已就二期項目的訴訟作出一審判決。“回民區政府繼續履行協議,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60日內支付原告宏泰公司9534萬元及利息。”侯鵬讀著判決結果,表情十分興奮,“雖然目前這個判決還在上訴期,仍未生效,但這份判決書堅定了我們用法律維權的信心!”
 
  ——踢皮球、拖字訣,企業家束手無策。
 
  沈陽某大型民營企業承攬了一些地方會議中心、體育場館、政府辦公樓工程,卻被拖欠數億元工程款多年。遼寧省營商環境建設監督局對此督辦,主動聯系企業,并主動上門送來厚厚的政府還款承諾書,列出還款計劃,監督政府部門清償。
 
  企業負責人表示,這樣的姿態讓他懸著的心落了地,目前沈陽、遼陽的欠款已償還,但還有一些城市仍未還上,并以種種借口拖延還款。
 
  該企業至今仍被某市政府拖欠5720萬元工程款,每次催要,對方都以在進行審計決算為由拖延。
 
  “我得罪不起啊!”陜西西安凌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劉國振無奈地說。他的公司長期與中國電信西安分公司開展便民繳費及其他相關業務的合作。2019年1月雙方因結算方式出現意見分歧,電信西安分公司單方面解除了合作,已產生的數百萬元費用也不再予以結算。
 
  “多次討要未果,我也想過走法律程序。但又害怕起訴后得罪了行業‘老大’被封殺,只能一次次上門討要,希望能盡快把錢結清。”劉國振說。
 
  ——國企“逃債”頻出怪招。
 
  王瑞鳳說,鄂溫克旗國投公司未足額支付回購款,但2015年以來,旗里幾乎每年都使用項目場地舉辦大型活動。2017年5月,中超公司按合同約定向呼和浩特仲裁委提起主張回購款的仲裁。2017年11月,仲裁裁決旗國投公司支付剩余回購款6972萬余元、違約金5789萬余元。
 
  旗國投公司不服,向呼和浩特市中院申請撤銷該裁決,法院審理后駁回其申請。隨后,中超公司向呼倫貝爾市中院申請執行。法院下發執行通知書后,旗國投公司申請不予執行。經審理,法院駁回其申請。
 
  王瑞鳳說,旗國投公司為了推翻生效裁決,怪招頻出。
 
  一份旗國投公司向政府的工作匯報顯示,該公司先是向紀檢監察部門舉報仲裁員枉法仲裁,后又向旗公安局報案稱審計公司涉嫌虛假審計,并“建議旗公安局成立專案組”“如公安機關能認定出具審計報告的行為構成犯罪,依據‘刑事優先’原則,可以停止呼倫貝爾市中院的強制執行活動。”但據另一份文件顯示,旗公安局已于2018年12月26日出具《不予立案通知書》。
 
  王瑞鳳說,目前仲裁裁決仍未得到執行,“旗國投公司又向法院提交了《暫未履行執行通知書的說明》,但基本與其申請撤銷仲裁裁決、申請不予執行的理由相同。”她無奈地說,“真不知道要折騰到什么時候!”
 
  外部經濟環境復雜多變的2019年,政府欠款已導致部分受訪公司流動、周轉資金不足,經營舉步維艱。臨近年關,很多被拖欠的民營企業被下游供貨商催款,生產經營捉襟見肘、舉步維艱。
 
  劉國振說,他的公司規模不大,一直靠現金流維持,百萬元的欠款已經將公司拖垮。從2019年初至今,公司已關閉了合作營業廳14個,裁掉了120人,目前瀕臨破產。
 
  “政府不給我們支付工程款,銀行貸款還不上,還得拖欠下游供貨商、下級施工隊伍的錢,導致資金鏈困難。”遼寧一民企負責人說。
 
  王瑞鳳說,中超公司曾年納稅數千萬元,但被套牢在馬文化產業園項目后,從2017年以來幾乎是零納稅,雇傭員工從140多人減少到七八個人,“好好的公司相當于被拖垮了。”
 
  此外,由于中超公司無力支付四五家施工單位工程款,每到春節前,大量施工單位的小分包、農民工找她討要工錢。“半個月前,我們辦公樓又被二三十個工人圍住了,每年過年就像過關一樣。”
 
  同時,記者了解到,由于政府欠款遲遲不能兌付,地方政府的信譽也在進一步下降。一些首次承接政府工程的民營企業原本對政府的誠信很有信心,但遭遇賬款被拖欠,以及要錢難的痛苦過程后,對地方政府的不信任感大大增加。有企業家明確表示,不會再與欠款的政府打交道,也不會在當地投資新項目。
 
  上述遼寧民企負責人認為,政府信用下降,會影響全社會的誠信機制。應該轉變當前施工企業墊資,項目強行上馬的做法。“遠大集團經常中標國外工程,從未遇到拖欠問題。一是國外的工程款必須達到80%以上才允許開工;二是工程款不結清,項目不予驗收,不發放產權證。而國內,常常出現只有10%的工程資金就上馬項目,工程干完,結算審計又沒有時限,導致清償遙遙無期。”
 
  記者采訪發現,政府拖欠企業賬款背后,暴露出地方決算失誤、違法行政,盲目招商、超前建設以及地方事權財權不一致等諸多問題。
 
  例如,東北某市一個區,總債務達700億元,其中基礎建設形成的債務超過300億元,貫徹上級部署開發新城負債100多億元,但該市財政收入每年不到80億元,形成大量企業欠款。
 
  地方干部和專家呼吁,對政府投資類項目嚴格審核,無明確資金來源、未制定資金平衡方案的,不予審批。同時,嚴禁未批先建、先開工后立項行為;嚴禁要求企業帶資承包政府工程項目,堅決杜絕“打白條”行為。
 
  在全力清欠的同時,還要加大規范力度,避免產生新隱患。記者采訪發現,當前部分地區清欠渠道單一,主要靠財政預算安排,使用財政暫付款清欠的比例較大。但隨著對財政暫付款的管理逐步規范、收緊,部分地區化債壓力將進一步加大。一些地方干部和專家學者呼吁,綜合施策、科學清欠,避免埋下新隱患。
 
  首先,多渠道籌集清欠資金。拖欠金額多、清償進度慢的地區,要大幅壓縮“三公經費”;研究制定由政府融資平臺通過其他金融工具置換存量債務的方法,節省利息支出。
 
  其次,對清欠工作推進有力、清償進度快的地區通過增加轉移支付等予以獎勵。把以上結余的經費、利息和獎勵資金全部用于清欠。同時,對清償進度遲緩、瞞報漏報多報、臺賬審核把關不嚴的地區,加大通報調度力度,并公開曝光一批典型案例。
 
  第三,開展第三方評估。加強對企業投訴、上級轉辦督辦問題線索的核實處理回訪,積極回應社會關切,增強企業獲得感。(記者 劉懿德 薛天 石慶偉)(源: 經濟參考報)

點擊進入莞訊網首頁>>

品牌介紹 | 廣告服務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DMOZ目錄
本站部分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和網友發布,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站客服,我們將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Copyright © www.605539.tw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莞訊網
十一运夺金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