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校封住回家路 六旬老漢維權疑遭陷害

跟蹤   來源:法治與社會  責任編輯:百花殘  2020-04-24 11:15:02
  2017年,位于安徽省來安縣的陽光國際學校(私立)先后兩次在該縣新安鎮岱山村宋塘組居民張某某家房屋西側強行挖溝埋設消防管道(張某某家緊鄰該校),占用張家院墻為學校院墻,并強行要求張家保證學校學生安全,雙方因此發生多次對峙。在2018年7月17日在校方第二次強行施工導致的沖突中,校方一王姓女士在混亂中眉骨受傷,而張某某被她指控為“施暴者”,該案已被當地檢察院以“涉嫌故意傷害罪”提起訴訟并于2020年4月9日第一次庭審開庭。
 
  “該事件從始至今,學校以挑釁、恐嚇、聚眾毆打等極端手段強行霸占我家的院落用以填埋消防設施,還堵上了我家唯一一條回家通道,我的路權和財產權被漠視和踐踏,校方也一直是一副霸凌蠻橫與欺壓弱者的面孔。我與校方在當地管委會見證下的關于此事的座談和協議也都變成一紙空文,校方置若罔聞。我對自己正當權益的維護到最后卻被一步步人為設計成了‘涉嫌故意傷害他人’的刑事案件。”回顧自己及家人近兩年的遭遇,張某某直言“如噩夢一般”。
 
  “背后好像有一張無形黑手在為學校開路,把我往深淵里拉。”張某某表示。
 
  據了解,張某某家大門被校方關閉長達兩年,兩年間家中老小有家難回,多次報警、求助各單位部門卻石沉大海毫無音訊。直至2020年3月27日,張某某全家致電市長熱線,校方才被迫打開大門,張某某全家才有了一條回家的路。
 
  在此期間,陽光國際學校消防工程順利完工通過驗收,并招收了數百名學生。
 
  是什么原因讓張某某的回家路變得如此艱辛?!
 
 
圖片說明:協議書原件
 
  因護“路”而遭致兩次毆打
 
  2011年,來安縣政府組織對張某某家宅基地所在的宋塘組土地進行征收,2012年,宋塘組其他村民的房屋及附屬物都已拆遷完畢,但經開區一直未找張某某商談房屋拆遷補償相關事項,該房屋的拆遷工作也因此而擱置。
 
  2017年,來安縣經開區引進安徽陽光偉業管理有限公司,由其在張某某家房屋西墻外建陽光國際學校(私立)。公開資料顯示,“陽光國際學校坐落于來安新城中心,毗鄰來安縣最高學府來安一中,縣政府、各大職能單位、局室近在咫尺,是來安縣設施設備最先進、最具現代化水準的一所集幼兒園、小學、初中為一體的十二年一貫制民辦學校。學校是縣委、縣政府重點招商引資項目,隸屬江蘇張家港陽光教育集團。江蘇張家港陽光教育集團創辦于1993年9月。”
 
  2018年7月3日,就在該校校舍面臨竣工時,由校長高某某帶隊的校方卻強行在張家院落下面鋪設學校消防設施,此舉遭張某某阻止。
 
  張某某表示,當天一個戴姓青年(該校校長兒子)竄上來就掐住他脖子,絲毫不顧及他六十歲高齡,把他的頭按到挖挖掘機駕駛室毆打,并用膝蓋踹其肚子。
 
  “當時感覺脖子劇痛,快要窒息掉的感覺。”張某某表示。“高某某還在現場叫囂:“去給我打,在來安縣我什么事都能搞定。”
 
  案發后,該地塊所屬的城郊派出所民警在報警后出警,并把當事雙方帶到城郊派出所后對張某某表示:學校把你打傷了,你自己去醫院治療,發票拿到派出所來,我們叫陽光學校給你報銷。學校挖你家院墻挖毀你家的路,事后你找園區管委會領導來賠償你家損失,你不要阻攔學校施工。
 
  上述草率的處理意見讓張某某非常失望:學校的霸凌和狂妄是有原因的。
 
  令張某某及其家人沒想到的是,第二次強行施工很快再次到來。
 
  2018年7月17日早六點,陽光國際學校校長高某某帶領四臺挖機及十多人再次來到張某某家院墻門口,企圖強行施工。雙方隨即發生沖突,張某某年近花甲的老伴湯某某被推倒,手機被搶奪。
 
  2018年7月23日,來安縣家寧醫院出具的《出院記錄》顯示,張某某及妻子湯某某“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但夫妻二人的傷害卻至今未討到任何說法。
 
 
圖片說明:張某某及湯某某在7月17日當天的醫院診斷證明
 
  張某某在施工現場隨即致電原經開區王姓領導,此人表示,該學校強行施工行為是他叫過去的,且對校方傷人行為全權負責。
 
  張某某不解的是,當地政府為何要如此庇護一個招商引資來的私立學校。
 
  城郊派出所副所長張某某到現場出警后不僅不制止校方的暴力施工行為,反而大聲告知張某某其阻礙學校施工是違法行為,并將其帶到派出所。
 
  半小時后,因接到老伴求救電話的張某某再次返回家中。眼前的一幕讓他驚呆:校方的挖機再次施工,老伴被一幫人圍著扭打,自己也被不止一個男青年從身后抱住,眼睛和頭部均被蒙上,遭暴打數拳,最后被人抱起來狠狠摔在地上。他頓感腰痛倒地,膝蓋和腿鮮血直流,雙方發生對峙沖突。就在一片混亂中派出所副所長楊某某來到現場,校方人員王某某(女)突然跑過來告訴楊某某她眉骨受傷,并指認施暴者是張某某,張某某及老伴隨即被城郊派出所民警帶走。
 
  張某某表示,對王某某的受傷行為根本不知情更不是施暴者。
 
  當日及此后,城郊派出所張某某及胡某某先后多次對張某某軟硬兼施,讓其“承認傷害王某某的行為”。并表示,“你什么時候簽字什么時候出去”。而張某某拒不承認,反而質問:這幫惡勢力團伙是誰叫來的,來我家干什么的?這幫人有沒有前科?這些問題你怎么不把校長高某某叫來問話?他們這些行為犯不犯法?張某某表示,他的質疑及反抗徹底激怒了辦案人員。
 
  學校出爾反爾致通道難開
 
  多次沖突之下,2018年7月29日,由經開區召集,派出所、校方、張某某夫婦及管委會四方參與的協調會被迫召開。此次會議,來安縣原經開區王姓領導在該次會議中親口證實:張某某家房屋至今未拆,不是因為他家是釘子戶,是政府遺留下來的問題,2012年岱山村宋塘組全部拆遷完成,唯獨留下張某某一家,之后沒有任何人來找他們家要求拆遷。
 
  2018年8月20日,陽光學校企圖再次強行將張某某家唯一一條進出家門的路封掉。由于雙方無法達成共識,8月21號,由原經開區王姓領導出面協調,管委會、校長戴某某與張某某三方共同簽訂了一份蓋有當地管委會公章的協議書,張某某表示,當時說的在完成消防驗收后就會把路打開。
 
 
 
圖片說明:協議簽署當日,大門就被校方加裝后關閉
 
  該協議原文為:經管委會協調,甲乙(甲方為張某某,乙方為安徽陽光偉業管理有限公司)雙方協商一致,張某某住宅宅基地西邊有一條進出路,現陽光學校為了消防通道的驗收和學生的安全管理,乙方臨時將甲方西邊的路封閉并安裝大門,安裝大門要方便甲方生產生活需要,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為難甲方,不得在甲方路上建建筑物,否則甲方有權取締西邊路的封閉和大門。
 
  “簽署該協議完全出于對政府的信任。協議條款說得很清楚,要方便我家的需要。但后來的事實證明,這就是一個圈套,學校根本不打算履約,協議的目的就是安撫我們為其開道,最用短的時間滿足學校各項驗收需求。”張某某表示。
 
  在簽訂協議當天,陽光學校就把張某某家進出唯一通道封閉。
 
  讓張某某沒想到的是,上述協議成“一紙空文”,這一段通道一封就是兩年。兩年期間,張某某家中三口人因此回不了家,他們前后多次報警求助、多方反映卻溝通無果,陽光學校從始至終一直是一副霸凌無禮的面孔。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張某某全家致電打市長熱線,學校被迫于2020年3月27日將門打開。
 
  一份疑點重重的諒解協議
 
  2018年8月27日,張某某因“不承認傷害王某某”被送進當地看守所刑事拘留。28日,張某某被迫簽下“認罪書”。承認案發當天“傷害王某某”的行為。隨即很快被“取保候審”。
 
  離奇的是,張某某事后才知曉,自己的取保候審竟然是原經開區王姓領導托人去辦的。“擔保人是誰,保證金誰繳的”他本人并不知情。
 
  “經開區為什么要出面對我進行取保候審還替我繳保證金?”張某某質疑。
 
  這之后,城郊派出所多次與張某某溝通,讓其去所里與被打者王某某簽一封諒解協議和諒解書,被拒。而這一份諒解協議也很快在案發后由受傷者王某某出具,但只有王某某簽名,沒有簽署日期也沒有張某某簽名。
 
  原文內容為:2018年7月17日上午9時許,陽光學校和張某某家因施工糾紛,被張某某打傷(經鑒定為輕傷),現經管委會領導和陽光學校協商,本人已接受賠償,達成以下協議1:乙方賠償甲方醫藥費、誤工費、護理費、背養費等各項費用,共計100000元(拾萬元整)(經管委會領導協商此費用由陽光學校支付),本費用自簽訂之日一次性支付給甲方2:甲方收到全部賠償款10000元(拾萬元整)后,自愿放棄其他權力,不再追究民事賠償責任,包括在此之后發生的任何后果。雙方就此事一次性結清,再無其他任何經濟糾紛。3:甲方對乙方的行為表示諒解,同意不再追究其刑事責任,同意向司法機關出具不再追究乙方刑事責任的書面諒解書。
 
  2018年11月6日,王某某在此協議基礎上出具書面諒解書,“2018年7月17日,陽光學校和張某某家因施工糾紛被張某某打傷(經鑒定為輕傷),現本人已接受賠償。因此,不再追究張某某的刑事責任。現特出具諒解書。
 
  張某某表示,這份協議在簽署后就由派出所轉交給自己,但因為一直不認可傷害王某某的行為。所以在這份諒解書上他并沒有簽字。
 
  “派出所已經認定我張某某故意傷害罪了,人是我打的錢應該由我來賠償王某某,陽光學校為什么要積極來賠這個錢?這一系列問題足以說明經開區、陽光學校與當地派出所之間,他們絕對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張某某表示。
 
 
圖片說明:諒解協議具體內容
 
  專業人士:本案證據并不充分
 
  據了解,該案于2019年8月19日向來安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2020年2月20日,張某某以“涉嫌故意傷害罪”被檢方提起公訴并于2020年4月9日、在當地法院第一次開庭,尚未出判決結果。
 
  而王某某此前出具的《諒解協議》和《諒解書》在公訴卷宗中卻不見蹤影。
 
  熟悉此案的法律界人士表示,本案起因源于張某某的房屋在當地政府的拆遷行為中發生了遺漏,才會導致后續一系列矛盾產生。其次,本案定案證據并不充分,能夠認定張某某有毆打王某某的只有陽光學校一方來自林某某、梁某某等七人證言,這些人員之間明顯是有利害關系的,都是陽光學校找來現場參與打架的人員,并沒有任何客觀的輔助證據來佐證,經不起考證及推敲。
 
  由于深感冤屈,張某某前后多次將當地管委會及派出所相關人員在處理此事中的不當言行反映到各級部門,希望自己的不白之冤能早日得到糾正處理。2019年4月,來安縣掃黑辦工作人員在接待張某某時明確表示,派出所張某某辦的你這個案子,卷宗我們已經看過,瑕疵很多,涉黑涉惡夠不上,保護傘是夠的。
 
  張某某及家人將希望寄托于當地法院系統,他表示,雖然在過去的兩年期間他受盡迫害,但他依然相信當地法院會澄清事實真相,還他一個清白。
 
  原文鏈接:http://www.wmshcm.com/zixun/s9181.html
 

點擊進入莞訊網首頁>>

品牌介紹 | 廣告服務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DMOZ目錄
本站部分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和網友發布,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站客服,我們將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Copyright © www.605539.tw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莞訊網
十一运夺金号码预测 黑龙江时时彩漏洞 泳坛夺金开奖结果今天 mg游戏官网在线平台 bg真人骗局 上海时时乐彩票控开奖 极速11选5官网地址 - 点击进入 北京快三和值预测 香港赛马会137期资料 河北11选5手机版下载 幸运快三怎么计算下期和值大小 三肖中特马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50期 百家乐平注法技巧_Welcome 买彩票的都醒醒吧 澳门分分彩杀号软件 3分赛车前二怎么玩